央廣網武漢10月21日消息(湖北台記者付江坤 夏曉青)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我們都知道,被貓狗等動物咬傷、抓傷後需要儘快註射狂犬疫苗,而狂犬疫苗的註射一般由各地疾控中心衛生防疫部門負責。然而在武漢,市民到指定的社區醫院就可以接種狂犬疫苗了。
  登陸武漢市疾控中心的官方網站就可以看到這樣一則通知:“市疾控中心取消犬傷處置與狂犬疫苗接種門診,凡被動物咬傷需要處置與需要接種狂犬疫苗者,可到新華街 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或者各區指定的具有犬傷處置與狂犬疫苗接種資質的門診就診。
  據瞭解,出於便民考慮,從今年4月開始,武漢市狂犬病防治工作,就已經由原來的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和武昌區疾控中心,陸續下放到全市有資質的社區醫院。如今半年時間已過,這項便民措施運行的如何?其中還存在哪些問題?
  有十五年狂犬病處置臨床經驗的新華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作為狂犬病防治領域的專業醫院,率先扛起了社區醫院處置狂犬病的大旗,專門設置了200平米的狂犬病防治門診,現在平均每天有300人次患者前來就診,新華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石斌介紹,他們一直以來和市疾控的狂犬病防治專家有密切的合作,這次改革也有很多專家直接來醫院坐診。
  石斌:至少在武漢市我們是唯一的一家可以處置一,二,三級暴露的,同時處置三級暴露的,後續還有其他的一些比較複雜的免疫情況的這樣一個門診。
  記者在新華街社區醫院的狂犬病門診看到,這裡門庭若市,前來就診的人很多,而且先進的診療設備、規範的功能分區,讓這個門診顯得非常專業,門診處李主任告訴記者,狂犬病按照外傷程度一共分為三級,一般的社區狂犬病門診能夠處理受傷較輕的一二級暴露,而對於三級暴露,往往需要豐富的臨床經驗和成熟的傷口處理技術,而這些東西,對一些剛剛接手狂犬病防治工作的社區醫院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此他們經常會接收一些其他社區醫院處置不了、轉診過來的患者:
  李主任:就是傷口比較深,比較難處理的,一般,其它醫院就會轉到我們這裡,我們這裡應該就是處理三級暴露比較成熟的,比較規範的,也不是說其他醫院不能處理,只是說我們工作積累,經驗積累和操作上面有一定的長處。
  武漢某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狂犬病門診陳醫生告訴記者,雖然他們是區疾控中心認定的狂犬疫苗接種門診,但接手這一工作尚只有幾個月的時間,目前他們還只能接診一二級暴露的患者。
  陳醫生:我們只能處理二級,一般的表現是傷口不是很深,就是表皮咬傷,不是那種咬得撕脫傷,像那種傷口比較狠的啊,出血量比較大一點的啊,那種傷我們處理不了。
  在武漢其他社區醫院狂犬門診的走訪中,記者發現,類似的問題同樣存在。武漢某社區醫院狂犬病門診的王主任告訴記者,對於剛接手狂犬病防治的社區門診來說,複雜病情本來就很棘手,一些患者對他們診療水準的猜疑,更讓門診醫生在接診時少了底氣。
  王主任:上次就有個小孩子嘛,因為他過了48小時,我們按照說明書第一次打兩針,他就說那怎麼可能勒,你們這肯定不對,你們這瞎搞,他對我們處理意見有疑義的,我只能說是讓他去新華醫院看看,看看他們對你的處理意見是什麼樣的。
  王主任指出,在實際接診中,患者的傷情千變萬化,如何將培訓時所學的書本知識正確而熟練地運用到實踐中去,往往顯得力不從心。王主任說,他們很羡慕新華街社區醫院,有經驗豐富的醫生坐診,在處置各種傷口時得心應手:
  王主任:前輩把這個任務交給到後輩,把這個接力棒交給他,不是說交到他手裡就完了,交給他之後要看它怎麼開,怎麼用,你要說明,還要帶一下。可以把疾控比較老的醫生派到各個有資質打狂犬病疫苗的點去實行代教。  
  狂犬病按照外傷程度一共分為三級,一般的社區狂犬病門診能夠處理受傷較輕的一二級暴露,而對於被咬傷或者抓傷較為嚴重的三級暴露,往往需要豐富的臨床經驗和成熟的傷口處理技術。眼下,一些社區醫院由於剛剛接手這項工作不久,缺乏必要的技術支持和臨床經驗,無法對狂犬病三級暴露傷口的患者進行及時、科學的治療。那麼針對這一問題,相關部門又是如何回應呢?
  武漢市疾控中心傳染病防治所副所長趙德峰則表示,為了做好狂犬病門診的移交工作,在正式移交之前,市疾控中心就組織全市所有具有資質的社區醫院相關工作人員進行了理論與業務培訓。
  趙德峰:我們一般培訓主要是以技術操作培訓為主,就是以專家來講解大家比較困惑的應該怎麼處理。時長我們一般就是一天,半天到一天。
  正式移交之後,還將市疾控和區疾控中心原有的狂犬病門診的醫生分派到各社區醫院,進行了一段時間的帶班幫教,手把手教授狂犬病防疫工作。
  記者:這個持續了多久?
  趙德峰:這個沒有時間規定,只要是把他帶會就行了,而且代教是免費無償支援的,不可能是長時間的。
  然而,對於不少社區醫生希望上級部門能繼續派遣經驗豐富的醫生去社區醫院坐診的設想,趙德峰坦言,目前還無法實現。
  趙德峰:現在不太可能了,因為疾控本來的人員編製就比較少,而且他要承擔其他的相關工作,業務也比較繁重,所以還得要靠我們的基層人員自己要主動尋求支持。
  針對社區醫院醫生信心不足,經驗不夠豐富的情況,趙德峰表示,將會在下一步的工作當中逐步完善。
  將狂犬病防治工作下放到最基層的社區醫院,本來是一項便民、貼切民生的好政策,但狂犬病防治工作的這根接力棒如何才能真正穩妥、扎實地交接給各社區醫院,真正做到“授人以漁”,這才是真正是值得深思的問題,也是要努力的方向。  (原標題:武漢社區狂犬病門診遇尷尬 缺技術支持臨床經驗_fin)
創作者介紹

bp05bpsv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